pp电子

您所在的位置:pp电子  专家视点

pp电子: 孙霞等:“欧佩克+”象征性增产引热议

pp电子:

日期:2022/08/05|点击:10


83日,石油输出国组织(欧佩克)与非欧佩克产油国以视频方式举行第31次部长级会议,决定今年9月小幅增产,将日均产量上调10万桶。


 如此具有象征意义的微弱增产被舆论认为打了美国总统拜登“一记耳光”。他上月亲赴中东发起“石油外交”,希望沙特、阿联酋等海湾产油国能在此前增产基础上再进一步提高产量。结果却等于白跑一趟。


 分析人士认为,“欧佩克+”的决策还是基于利弊权衡和利益考量。不过,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增产要求反应冷淡,显示出中东产油国在制定能源政策时更有自主性;在与大国的能源博弈中,尽力维持自身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权力地位和影响力。


 “迷你”增产为哪般


 在周三会议前,美英法等石油消费大国多次敦促欧佩克扩大增产规模,以平抑油价,缓解通胀压力。谁知,欧佩克的答复仿佛跟大家开了一个玩笑:没问题,我增产,但每天就意思意思,给10万桶。


 每天投放10万桶石油是什么概念?全球每天消费约1亿桶石油,增产10万桶相当于全球每天约86秒的石油需求。这被认为少到毫无意义,根本不够全球“塞牙缝”。高盛数据显示,目前全球原油市场面临每日200万桶的供需缺口,库存接近历史低位。


 当然,“欧佩克+”如此“迷你”增产也不是没有道理。从技术上说,它已预支了增产额度。在6月会议上,“欧佩克+”决定将9月增产计划提前至7月和8月实施,即在7月和8月增产64.8万桶/日。


 但除此之外,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邹志强分析,“欧佩克+”决定微量增产还有其他三方面原因。


 首先,由于全球经济衰退风险上升,担心能源需求减弱。“关注供需基本面的变化态势,是‘欧佩克+’做出决策的主要原因。”


 其次,产油国剩余产能不足,增产能力有限。


 事实上,“欧佩克+”从去年7月开始逐步增产,计划到今年9月将石油产能恢复至新冠疫情前的水平。但是,据英国《卫报》等媒体称,由于受制裁、投资不足等影响,“欧佩克+”的产能受到抑制。6月,“欧佩克+”的日产量低于其配额近300万桶,无法再支撑扩大增产。到今年9月,“欧佩克+”剩余产能预计将降至100万桶/日。


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孙霞表示,欧佩克还担心过早释放剩余产能会带来更大风险。“目前,全球能源需求量尚未达到最高峰,主要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还没完全从疫情中恢复,需求还有上升空间,如果此时释放全部剩余产能,将丧失以后稳定油价的能力。”


 第三,需要与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协调增产计划,以维持合作局面。


 分析人士表示,西方敦促欧佩克加码增产,除了想要压低油价,还有一个目的是想借此减少俄罗斯的石油收益。但是沙特、阿联酋等海湾产油国与俄罗斯有着长期合作关系,再加上自身利益考虑,不愿仅仅为了西方的一点私心破坏与俄罗斯的合作,而是尽量在美俄之间保持平衡。


 此外,孙霞还补充道,目前的高油价还没有危险到威胁石油出口国的利益。所谓的“危险”是指,如果油价过高,将导致全球经济崩溃、石油消费量骤减、政治社会动荡,以及刺激新能源技术取得突破,从而替代石油和天然气。如果没到这个程度,产油国就不会干预现有相对稳定的较高油价。毕竟较高油价对所有“欧佩克+”国家有利,石油收益可以用来发展经济、推动多样化改革、保持政局稳定等。尤其是现在俄乌战事胶着,引发通胀、能源、粮食等危机,一些较贫穷的石油出口国也需要通过石油收益来换取食品、燃料和生活物资。


 “碰拳”换来“耳光”?


 “欧佩克+”如此吝于增产,在外界看来,最尴尬的可能是美国总统拜登。


 市场分析师的评论颇为不客气,直言这是给拜登的“一记耳光”和“侮辱”,说明拜登上月对中东展开的“石油外交”无效。


 为了给美国历史性的“两高”——高油价和高通胀“降温”,拜登上月展开任内首次中东行,试图说服海湾产油大国放量增产。为此,拜登不计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“前嫌”,破例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会晤,见面时还以碰拳问候。没想到,沙特等欧佩克大佬并未给拜登面子。


孙霞认为,用侮辱或耳光来形容似乎言过其实,正如前述,“欧佩克+”的决策还是权衡利弊和利益考量的结果。不过,周三会议的决定反映出欧佩克的能源政策更具主动性和自主性。这与欧佩克对美欧“自私”的能源、气候政策感到不满有关。


 “在欧佩克看来,西方只考虑自身利益,在石油需求峰值、石油产能和储量、能源转型等方面做出非常不利于欧佩克的政策导向。美国和欧洲低估了化石燃料的重要性和很多国家的需求。美欧只是在需要欧佩克时才放低姿态、一味拉拢,一旦不需要就翻脸,欧佩克和主要能源国家对这一套做派已生反感。”


 反过来说,为稳定国内燃料价格,拜登向中东产油国提出增产要求也并不合理。“因为能源短缺和油价上涨并非供应方造成,产量调整对油价影响不会很大。造成美国国内汽油价格高企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地缘政治因素。俄乌冲突破坏了欧俄之间的能源供应链,导致能源流动受阻和全球能源价格波动。”孙霞说。


 邹志强也认为,对于美国的呼吁,不能说“欧佩克+”完全置若罔闻,至少也算作出回应,聊胜于无。但是,仅相当于全球每天0.1%需求的增产幅度显然只是象征性姿态。这反映了两点:第一,海湾产油大国的战略自主性更强;第二,美国对中东的影响力日趋下降。两者互为因果、互相作用。


 在邹志强看来,海湾产油国提升战略自主性也与全球能源格局变化有关。俄乌危机升级后,美国、俄罗斯、沙特(背后是欧佩克)三足鼎立的全球能源格局出现新变化。总体态势是,美国处于更强势地位,沙特与俄罗斯则相对弱势。在这种情况下,欧佩克不会放弃与俄罗斯在能源问题上的协调与合作,这也从侧面说明“欧佩克+”机制仍有生命力。


 增产影响恐有限


 在“欧佩克+”决定9月小幅增产后,3日,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一度冲高,随后回落。国际油价收盘时明显下跌。自年初以来,特别是俄乌冲突爆发后,供应紧张已推动国际油价飙升25%。但分析人士表示,“欧佩克+”最新增产计划对全球能源价格影响较为有限。


孙霞预计,未来一段时间,“欧佩克+”依然是以稳定较高油价为主要目标,不会大幅增产。其基本判断是疫情对中国等经济体仍有牵制,俄乌局势也将对欧洲持续产生影响。“这意味着欧洲存在供应短缺,但亚洲市场需求有限,能源格局基本能达成一种平衡。”


 邹志强也认为,“欧佩克+”总体仍将采取谨慎保守态度,适当回应美国等各方呼吁,但大致维持现状,并观察市场后续发展。


 “今年接下来的几场‘欧佩克+’会议,沙特等产油大国在制定增产计划时仍会反复权衡,包括如何在美俄间保持平衡,以维护自身权力地位。对沙特等中东产油大国来说,最关心的是如何在国际石油市场、全球能源格局中保持地位和影响力,而不是一时一刻的油价涨跌。”


 对于油价走势,邹志强预计仍将处于震荡态势,很难再上一个更高的点,甚至还可能面临下行压力。“因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,供需基本面存在不确定性,不排除需求下滑可能。”


孙霞认为,到今年冬季,随着欧洲进入能源需求旺季,能源价格可能会上涨。“除非欧洲无法承受能源危机,迫使美欧在对俄制裁问题上有所调整,市场紧缺才可能会缓解,油价也会趋于下跌。”


 来源:解放日报 作者:廖勤 日期:2022-08-05



文字:|图片:|编辑:

pp电子:最新

pp电子:热门

返回原图
/

pp电子|官网(中国)有限公司